哈利波特进入中年之后,全球出版业的下一个明星商品是什幺!

发布时间:2020-06-25 已收录 阅读:362次

哈利波特进入中年之后,全球出版业的下一个明星商品是什幺!

根据美国出版商协会(American Publishers)所公布的数字可看出,2016年美国的儿童类图书与青少年读物有微幅上帐,但是一般图书与2015年相比微幅下滑0.4%。0.4%这个数字看起来并不多,可是若仔细分析整体2016年书市的状况,会发现其实书市状况并不算好。

洛杉矶时报记者Carolyn Kellogg指出:2016年全球出版界没有任何一本超级流行的「大书」(big book),引发全球狂卖,但全球出版业真的需要一本这样「超级流行」的「明星商品」引领已跌到谷底的颓势。

什幺书可以被称为引领全球书市的「明星商品」?像「哈利波特」。「哈利波特」系列七集小说在全球创下销售五忆册的销售量,但自2007年J.K. 罗琳宣布不再写续集后,全球书市的整体销售量也逐渐下滑。因此,《哈利波特(8) 被诅咒的孩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英文版在全球同步上市时,全球出版社无不盼望这本书能让低靡的书市「起死回升」。这部被称为第八集的系列作品其实并非小说,而是舞台剧剧本。儘管如此,全球哈迷还是在开卖时给足支持,英国上市三天卖出68万本,是英国近十年来销售最快的书;美国两天之内卖出200万本、澳洲也只花三天就创下17万本的销售量。

这现象就是Carolyn Kellogg指的引领流行的「明星商品」。无论在哪都能看见它的蹤影、从老到少,所有人都在谈论着它。

除了哈利波特外,每年还是有其他「明星商品」。2015年,珀拉.霍金斯(Paula Hawkins)的《列车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就是当年代表。这本震撼全球文坛的小说,一上市就打破《达文西密码》的纪录,连霸《纽约时报》小说榜冠军长达十四週。美国大约每六秒就卖出一本,并在出版五个月后,从电子书、有声书、精装书等销量合计超过三百万部,出版社更形容以上这些所累积的读者量至少可塞满一万多个纽约地铁车厢。

往回推几年,2012年,吉莉安.弗琳(Gillian Flynn)的《控制》(Gone Girl);2005年,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的「千禧年三部曲」:《龙纹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玩火的女孩》(The Girl Who Played With Fire)、《直捣蜂窝的女孩》(The Girl Who Kicked the Hornet’s Nest)。

发现了吗?女孩!女孩!女孩!

事实上,这是一种趋势。一旦某一本书大卖之后,出版社会开始透过各种方式抢搭这股热潮的顺风车,不断推出类似的故事,期望也能够在这其中分一杯羹。

Five thirty eight网站就指出,根据他们观察社群阅读网站Goodreads里,自2005年后以「女孩」为书名的图书,明显增加与多。至2016年,大约有将近1%的小说书名以「女孩」这两个字命名。Five thirty eight网站就推断,这或许跟史迪格.拉森当年「千禧年三部曲」作品热卖有某种程度的关联性。

也有研究指出,这些年《控制》、《列车上的女孩》等这类心理悬疑类小说备受瞩目,是因为目前买书的主要族群是「哈利波特世代」。意思是指,这群读者他们从小伴随着哈利波特的故事成长,养成了喜爱阅读的习惯,如今他们都已经进入二十至三十岁出头的年纪,而这群人正是影响目前出版业的重要力量。根据英国Nielsen Book的调查显示,这群「哈利波特世代」的新阅读势力的主要阅读种类为心理悬疑类、成人着色书、儿童图书等三类。

随着哈迷们逐渐长大进入青少年阶段,即可发现,这群哈利波特世代的读者开始转向爱情罗曼史、反乌拖邦等的小说类型,于是史蒂芬妮.梅尔(Stephenie Meyer)的《暮光之城》、苏珊.柯林斯(Suzanne Collins)的《饥饿游戏》、或约翰.葛林(John Green)《生命中美好的缺憾》等小说都是他们爱看的类型。

一部畅销大卖的作品,若从创意的角度来看也许是某些时候会令人觉得有些失望,但若从商业利益的角度考量,那就非常合理。毕竟,出版业也不是慈善事业,出版社、编辑、作家都需要赚钱与营利。但想要再以「女孩」命名推出新书,恐怕也不见得一定畅销;毕竟,哪一本书会大卖、哪一种类型的书会引起书市旋风?真的是一点都无法预测的。

时间倒回1996年,那时如果有人说《暮光之城》、《哈利波特》、《达文西密码》、《饑饿游戏》、《生命中美好的缺憾》这几部小说会热卖狂销,大部分的人应该都难以置信。丹.布朗(Dan Brown)的《数位密码》1998年就推出了,可是没什幺人知道。2003年《达文西密码》成名之前,早就发行三部惊悚小说,但成绩都平平,直到《达文西密码》大卖才一跃成为畅销作家,此书成为2004年销售量第一名的小说,2005年也位居销量第二名。《达文西密码》所引起的风潮,不仅是翻拍电影卖座,还有更多类似《达文西密码》的「跟风」效应,反映在那几年的出版的其他小说与电影题材里。

从2003年、2004年至2015年,我们都可以发现,每年都至少有一部作品成为全球书市里超级亮点的「明星商品」。但是,2016年并没有发现更突破性的作品出现。

每年有上千万本新书出版,作者或出版商者都希望这些新书能引起读者的共鸣,竭尽所能运用各种市场行销策略,使出浑身解数尽可能的去行销这些新书。但事实上,真的能引起大家不断讨论与迴响的,往往是在意料之外的书。

2016年畅销排行榜Top 10的榜单都是一些排行榜常见、熟悉的作家;面对目前疲软的全球书市,出版社应该更努力挖掘「新星」。虽然已成名的这些作者,有固定的粉丝爱戴他们,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他们再推出的新作品能够刺激书市。例如,当年热卖的史迪格.拉森「千禧年三部曲」,虽然他已离开人世,但出版社还是找来瑞典的知名作家杰克.兰茨(David Lagercrantz)继续完成史迪格.拉森生前留下第四部到第六部的手稿,日前于2015年出版的第四部《蜘蛛网中的女孩》,市场反映却没有预期的好。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妮.梅尔的最新力作《化学者》(The Chemist)一样也没引起读者疯狂的抢购与跟随。从上面的例子就可以看出,荣景不再。

倒是丹.布朗即将在2017推出新作《起源》(Origin,暂译),也许是可以期待一下丹.布朗这部作品,是否可能成为引领2017年全球书市的「超级明星商品」?让我们拭目以待。

LA Times